<optgroup id="dbrvr"></optgroup>
<optgroup id="dbrvr"></optgroup>
體育產業創新大會

充值信仰還是貢獻黃牛?Ti背后的中國電競票務迷局

2019-05-27 10:36體育產業生態圈

  5月21日,Valve官方終于公布了2019年DOTA2國際邀請賽(TI9)門票發售規則。

  和往年的三四月份比,本次的門票發售規則有些姍姍來遲,將正式的發售時間定在了北京時間5月24日中午12點,而海外發售渠道是Universe,開票時間則是北京時間的當日晚上21時。

  而就在5月24日,TI9門票正式發售的當天中午12時,所有聚集在大麥網站搶票的用戶卻發現距離開票,還有一小時的倒計時。

  “由于我們接到Valve通知,希望所有特權碼用戶都能參與到TI9的搶票中來,TI9現場門票售票時間將延后1個小時,特權碼用戶將在13:00開啟搶票。”中午12點時,DOTA2官微發布延遲開搶通告。

  這也是本次TI9票務創新的購票方式,在開票前一個小時內,只允許擁有“特權碼”的用戶進行購票,而獲得“特權碼”的方式,就是在北京時間5月20日前購買勇士令狀(又稱小本子,一種游戲道具)或刀塔PLUS(一種游戲會員)的用戶能夠獲得。

  這毫無疑問是Valve保護DOTA2游戲玩家的一種方式,他們提高了購票門檻,讓那些之前購買“本子”來為信仰充值的玩家擁有優先購票的權利。

  就在5月24日下午一點左右,據大麥官方給出的數據顯示,共有數十萬人通過大麥網參與在線搶票,26804套票的所有場次在53秒一搶而空,其中決賽場次27秒售罄。官方表示,搶票系統平穩。

  但是據電競派(ID:ECO-esports)的隨機調查顯示,還是有大量用戶在購票頁面看到了“網絡異常”的畫面。

  “我用PC端進入大麥網的,沒想到購票頁面根本卡得進不去。”一位DOTA2的資深玩家向我們抱怨道,“聽說能搶到票的都是手機客戶端的,早知道就用手機搶票了。”

  我們同時也采訪到了一位順利搶到票的“歐洲人”,他表示能順利搶到票還是很幸運的,用手機購票體驗較為流暢。

  “雖然網上有很多罵聲,但我自己的搶票體驗還不錯,感覺是大麥網被阿里收購之后有所改進吧。而且直接從官網購票,說實話我覺得這次門票的定價還算合理。”

  本次TI9的門票,工作日的套票價格為499元人民幣一張,在最后的8月24日-8月25日的決賽日套票,價格則為2099元人民幣,一張套票限一人入場。

  與往年相比,這其實是TI史上最貴的門票價格了。去年在加拿大羅渣士體育館舉辦的TI8的比賽,周中票的售價就為125加元,決賽票是250加元,換算成人民幣也差不多是600元和1200元,與往年比差別不大,而來到中國,決賽門票卻直接猛漲到了2099元。

  中國DOTA2的玩家畢竟基數很大,而很大一部分都是信仰玩家,如果能從官方渠道購買到門票的話,這個價格確實不算高昂,不管是學生黨還是工作人士,都是可以接受的價格。

  而且除了本身定價合理之外,引起TI9門票瘋搶的另一個原因則在于游戲內道具的加持。

  “想去現場看比賽,最關鍵的是會有箱子掉落,神秘商店和猩紅罐子太誘人了。”

  因此就TI9賽事而言,線下觀賽的意義除了能親眼看到選手比賽,體驗現場氛圍,還有有機會能獲得限量的游戲飾品。

  去年TI8的道具,已經被炒到了兩千元的高價,只要有幸在今年的比賽中獲取到限量道具,同樣有升值的潛力,這對于忠實的游戲玩家來說,擁有著巨大的誘惑。

  盡管搶票結果于各家而言有喜有憂,但“黃牛”現象依然泛濫。

  在開票規則發布之際,要求開票的第一小時內擁有“特權碼”的玩家才能進行購票,當時就有不少黃牛出來收購玩家的“特權碼”。并且當時在淘寶搜索“TI9特權碼”的價格,都高達150元人民幣了——這還僅僅只能獲得一個搏一搏門票的機會。

  而在官方宣布門票全部售罄之后,果不其然,網上立馬出現了倒賣門票的現象。在國內最大的二手交易平臺之一的“閑魚”上,就有許多倒賣門票的“黃牛”,而決賽門票最高甚至被炒到了一萬元一張的天價。

  對此,有許多沒搶到票的DOTA2玩家憤怒地在評論下指責黃牛。

  在一片玩家叫罵聲的背后,黃牛現象出現的原因仍是中國電競市場、乃至中國票務市場極為特殊的供求關系。

  熟悉傳統行業的人會知道,中國熱門項目和非熱門項目在C端吸引力上呈兩極分化的現象。我國擁有14億的巨大人口基數,在2000-3000萬級一線城市人口的催化作用下,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票務運營策略:

  熱門項目如吳亦凡等流量明星演唱會、兩年前的S7、今年的TI,需求遠遠大于供給,就出現了以秒為單位的門票快速售罄的現象,全網放眼望去一票難求、朋友圈盡是哀嚎。而與此相對的黃牛市場,則是一片火熱,數倍盈利。

  冷門項目如小眾運動體育賽事,供給遠遠大于需求,于是就出現了滿地全是贈票,甚至花錢找觀眾充數。放眼望去,盡是慘淡。

  這種差距巨大的特殊供求關系和群眾喜好,基本決定了每次熱門項目開票后,輿論上都會出現叫苦叫罵的狀態。

  在一定程度上,黃牛市場的出現是一種必然的現象,因為黃牛市場是針對供求失衡的天然調節,永遠會存在,而且在人口基數龐大的中國永遠是最兇,最避無可避的。但我們能做的,是讓“黃牛市場”變得更好、更容易把控。

  如今國內的二手市場商搜索"TI9 門票"已無法顯示搜索結果

  什么叫更好的“黃牛市場”?或許我們應該用個更加準確的詞匯,稱之為“二級市場”。

  在國內和國外都有過體育賽事購票經歷的人會發現,當你想買一張熱門項目門票卻沒趕上時,想找“二級市場”進行處理,在國內你需要面對的是山頭林立的“黃牛”,基本上一個人一個價,如果信息收集不夠全面,被“大坑”一筆是常有的;

  但在國外,你可以打開像“Stubhub”、“Viagogo”、“Ticketmaster”這樣的專業二級市場網站,你可以一眼比價幾乎所有的二手門票,由于競價關系的存在,通常買到心儀門票的價格是“相對合理”的。

  國外的二級市場網站“StubHub”

  因此,出現這樣兩種截然不同體驗的關鍵原因,在于國內沒有良好透明的“二級市場”管理機制。正是現在“二級市場”中的信息太不透明、太不對稱,才造成了真正想看比賽的用戶怨聲載道的現象。

  同時,沒有透明的“二級市場”的另一個弊端,在于受巨大的“黃牛利益”裹挾下,票務平臺能否獨善其身。甚至再進一步說,即便票務平臺真的沒有參與任何的非正常利益行為,在外部猖獗的黃牛和高需求人口輿評的作用下,幾乎永遠也無法自證清白,陷入了一個極為尷尬的境地。

  Viagogo上的TI9門票

  由于獲取利益是催動商業行為發生的必需,因此在國外,許多活動主辦方會自建“二級市場”平臺,獲取利益的同時也能起到規范“黃牛”的作用。

  以德甲豪門多特蒙德為例,他們票務官網有球票直售和二手球票兩個平臺,第一波正常的門票發售走球票直售的平臺,后續沒買到票的球迷、買到票來不了的球迷和“黃牛”都會通過二手球票這個平臺來進行交易,讓沒買到票的球迷能夠依托公開透明的競價機制買到價格相對合理的二手球票,俱樂部官方也能從中抽到傭金、獲取利益,實現多方共贏的局面。

  當然就目前的政策狀態來看,我們期望出現一個中國的“Stubhub”,或者期待中國活動運營商自建“二級市場”平臺都不現實,黃牛現象依然難以解決,只能期待于未來政策放開之后能夠有所改變。

  畢竟門票可以被高價售賣,但是玩家的熱情一旦被消費就難以追回。(李想)

  本文轉載自體育產業生態圈https://www.ecosports.cn。原文標題:充值信仰還是貢獻黃牛?Ti背后的中國電競票務迷局

相關閱讀

? 2003-2019 北京華奧星空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China Interactive Sports Technology Invention Co., Ltd.

關于我們|招聘信息|聯系我們|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編號:0105094ICP經營許可證:京ICP證030713號客服及報障電話:010-67158866-800
發證機關: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807號客服及報障郵箱:[email protected]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京)字第08305號
广西快乐十分代码
<optgroup id="dbrvr"></optgroup>
<optgroup id="dbrvr"></optgroup>
<optgroup id="dbrvr"></optgroup>
<optgroup id="dbrvr"></optgroup>
平特一肖羊是什么意思 2019今晚六开彩直开奖结果 乐游棋牌仙居红五 贵州11选5前三 时时福彩下载 山东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 三分赛车开奖记录 南粤36选7开奖中奖规则 网上竞彩投注兼职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